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百日忘羡Day 57】假孕(上)

 =======宣群========
Only【忘羡の日常】186626792
=====入群须知======
★重点:独忘羡、独忘羡、独忘羡,不掺合其他任何CP,萌新进群请看完群公告
★本群现在正在进行的活动:#百日忘羡#(欢迎各位文手/画手太太一起参加)
=======正文========

  今日云深不知处里阳光明媚,满山的云雾皆因暖融的太阳向山底消散开。稀薄的水汽覆盖在绿茵茵的草木上,棉白的兔子凑着群,迷迷糊糊地窝在一团打着瞌睡。

  魏无羡悠闲地走在静室前的小院里,黑色的外衫随意搭在身侧,宛如鸦瀑的头发拿云纹抹额松松地挽了一束,嘴里轻飘飘地叼着草叶子,一面揉着腰鼓着脸,一面朝满院的兔子堆里走去。

  他二人原本在青山秀水里畅游不停,十分快活。偏偏昨日泽芜君传了消息回来,说叔父病重,已非修仙之道可以挽救,叫蓝湛回去再见他一面。蓝启仁这几年因着小辈的事情神思受损,更添蓝氏双壁二人双双受了诱惑,一人闭关一人远遁,又怎不叫他生气失望,更兼年龄在那儿,这几年多有些身体不爽,蓝家上下虽默不吭声,但倒也做好了准备。蓝湛与他远行前蓝曦臣也曾嘱咐过,若有情况定当及时传唤他回来。

  这一下突然收了信,魏无羡也没多少可惊讶的,收了包裹便跟着蓝湛一同回到了云深不知处。因着害怕蓝启仁被自己惹怒致使他病上加病,魏无羡此回倒是乖觉地自己躲藏进了蓝忘机的静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夕间竟改掉了日夜跑出去唆使蓝家子弟外出夜猎喝酒的坏习惯,认真地待在房里不往外跑,最多不过是去院里转上一转。

  而那只尥蹶子的花驴子竟也被调教得不会乱动,乖乖在树底下打着响鼻。直叫前来送饭的蓝景仪惊了又惊,一时差点打翻手里捧着的满满苹果,那驴子也就是抬眼看了他一眼,不屑地喷出一声,低下头拱了拱地上一团玉雪可爱的白兔子。

  

  “真是可怕透了好么?!”蓝景仪大气不敢出一声地跑了回去,咬着牙就在那里跟蓝思追抱怨起来:“那只驴子像是通了灵似的……往常便是给他再好的苹果也没有这样听话过!难不成是含光君教的罢?”狠狠喘了口气,接过蓝思追递过来的一杯茶仰头灌了下去,抹抹唇边的水渍。

  过了一会,蓝景仪像是气劲发过了,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凑到蓝思追面前去:“说实话,这次别说是小苹果,那……”他剩下的话没说,伸出手指小心地指了指静室的方向,皱着眉不知该怎么说才好。蓝思追会了意,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心里也是满腹的疑惑。

  “想必魏前辈定然是有别的决策了吧……”蓝思追不确定地说。

  

  这两个小辈在那儿如临大敌一般地讨论着,却不知当事人只伸手抛接着红艳艳的苹果,身边的食盒里寡淡的青菜萝卜汤竟是一口没动,一旁拴着的小苹果只扭头撇了他一眼,便又低下头去逗怀里的兔子去了。

  魏无羡愕然,回头瞪了眼小苹果滑溜溜的背,无奈地丢下手里的苹果,嘴里叹息一声,身体向后一倾,倒在了松软的草地上。

  无聊,他盯着天空,舌头上下翻着细细的草杆,脑里空落落地想着。蓝湛被他家兄长一早叫了过去,直至自己中午醒来都不见人影,只见桌上摆满的艳红酒菜外加一封字体端正的纸条留言给他,叫他自行梳洗用饭,而他前去看望叔父,也不知何时能回,叫他不要等他。

  “唉……蓝二哥哥”魏无羡忍不住便在嘴里细细嚼着蓝湛的名字,黏糊糊得张合着嘴唇,唇上昨晚留下的咬痕被他拿舌头软软舔过几遍,光滑水亮地衬着他整齐的白牙。“羡羡可真想你呀……”

  胡天胡地在草地上翻滚了个透彻,魏无羡终是耐不得心里头的寂寞,一个咕噜爬起了身,随意拍拍身上沾染的草屑,便抬脚想望大门走去。

  刚走一步,身上松垮穿上的外袍便掉了腰带,细绢的材质很是滑手,稳稳落下来不着一点声响。魏无羡一脚没注意,狠狠踩上,神情一变便歪着身子摔在了地上。

  脚上崴了筋骨,魏无羡先是懵了一会,继而便小声地抽气,脚踝上细细密密的疼痛让他抖得满头大汗。茫然无措地眨了眨眼,魏无羡很是奇怪自己怎的如此脆弱,面上佯装着冷静调笑,心里却委屈的不得了,直咬着嘴唇掉眼泪,白皙的小腿被他抱在怀里,整个人卷成一团扭着身子打起滚来。

  身下的草地硌人得很,偏偏一阵柔软将他整个给包裹住。魏无羡含着眼泪摇摇欲坠地往后看去,只见一身雪白衣服,外加一个满面忧容的含光君。

  “蓝湛?你不是去看你叔父了唔!”刚刚带着点鼻音地问了出来,魏无羡便在心里暗自惊讶:自己的声音何时变得这样娇弱了?莫不是蓝湛他昨晚上肏得实在过了点,搞得他现在嗓子还是哑的?魏无羡脑子里胡乱想着,蓝湛俯身过来,一手抱住了魏无羡,小心轻柔地将他往怀里带去。

  魏无羡靠在他怀里,厚厚的熟悉檀香味盈在他鼻腔处,瞬间安抚下他的情绪,眼里隐隐的泪花也被他身上的衣衫尽数蹭没,细密的丝线反倒磨得他眼圈发红,活像只受了大委屈的兔子。

  他难受地眯了眯眼,扭了扭想从这怀里挣脱出来,心下隐约的烦闷叫他一时不愿与蓝湛有过多交流,却没想被他一眼识破,抓住腰后的衣物,连人带衣服,一同打横抱了起来,运进了静室。

 

  “蓝湛!”魏无羡被抱着运到了静室里面的软榻上,鼓着脸小心推了蓝湛一把,“我说蓝二公子,蓝二哥哥,你当真是忘了蓝氏的家规了?”

  他挑着眉,眼角红润润地看着正弯腰给他脱鞋的男人,白嫩的脚丫伸过去挠了挠他的手掌心,引得他抬起头来看他。

  蓝湛不语,伸手给他解了鞋袜,白皙的手腕攥住魏无羡红肿的脚踝轻轻搓揉,掌心里燃起一团淡蓝的气团,化作暖暖的气流活动起他骨头上积压的淤血。

  “别乱说,”他专注盯着这一块紫肿的地方,淡然开口回答。

  魏无羡自觉无趣,皱了脸便把脚放在蓝湛怀里不管,别过身子去翻找他带回来的包裹。

  “诶,蓝湛,这不是我们带来的吧?”魏无羡抓着一本书问道,脚高高翘在蓝湛的肩头,管也不管的就那么左右摇晃起来。蓝湛握着他的脚揉捏,眼神顺着魏无羡光洁的小腿向上瞥了他一眼。

  “这并非是家中带来的,”蓝湛沉声说道,“方才叔父找出,叫我抄送一份。”继而又补充了一句,“还没来得及看。”

  “哦?”闻得此言,魏无羡霎时有了兴趣。自蓝湛成年以后,若非是他自行抄家规静心,旁的抄写任务并不会落在他头上,更遑论是和魏无羡外出远游的一段时日。今次突然被叫抄书,魏无羡只觉新奇有趣,入了蓝家的悲愤之心一时化作了乌有。

  他望着蹲在地上给自己活血松筋的蓝湛,嘴里忍不住调笑起来,“蓝湛,你说你家叔父也太过紧张,我才和你回来一趟,他就这样怕你被我勾搭着做些有辱门风的事,硬是要用抄书来把你箍住。”闻言,蓝湛终于抬眼,魏无羡故作腔调,忍不住拿着白嫩嫩的脚背望他身上拱去,盯着那张看着冰清玉洁的脸笑个没完,嘴里作感叹样,“唉,可惜,正道修士含光君终是没能抵挡过夷陵老祖的引诱,啧啧啧……”边说便意有所指地放下脚,踩了踩平日里“天天”的宝物,惹得蓝湛直直给他黑了脸。

  瞧着蓝湛有些恼了,他才大笑停下,翻身起来正襟危坐地翻看手里这本古籍。

  那本书书面微黄,翻开来还有些脆脆的声音,上面拿古拙的字体沾了浓墨写的书名早已晕开,闻得蓝湛也未曾翻阅,魏无羡好奇地往里翻看,想看出这到底是哪本古籍。

  殊不知弗一开书,魏无羡只见里头满满当当的蝇头小字只觉无聊,手指飞快地将书页扫过,妄想着一目十行探个究竟。骤然书中一阵灵光暗动,魏无羡一喜,顾不上收回勾在蓝湛身上的脚,直接将他拉在旁边,眼神也没离开就那么喊道,“蓝湛蓝湛,你快来看!”说着在那页停了下来,定睛朝着那行蓝光字眼瞧去。待到看清,陡然之间脸上的表情堪称精彩。

  上书四个大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魏无羡一瞬间静了音,皱着眉瞪着这张书页,满脸满心的纠结。蓝湛正在他身边,观他异样便也探头来看,略略沉吟了一番,“《孟子》”

  魏无羡闻言一把扔掉了手上的书,恶狠狠地朝他扑了过来,直直把蓝湛压在了他们昨晚翻滚过的软塌上,凑着他的脸鼓着眼睛:“我自然知道是《孟子》!”满眼里装出来的气愤和故作的悲情,汪汪一潭漆黑湖水竟是霎时间涌满了波纹,泫然欲泣地瞪着蓝忘机,似乎是瞪向了一个抛弃妻子的负心汉,委屈地直哼哼。

  蓝湛不说话,松了力气任他在自己身上玩乐,面上不显,眼神里满带纵容地望着他,直叫魏无羡一下子失了趣味,颓然地扑倒在他身上,蹭着结实的胸肌哼个没完。

  “蓝湛,蓝湛,”他嘴里含混地念叨着,“你叔父就那样讨厌我,恨我是邪魔外道也就罢了,这恨我不能给你生儿育女……这,这算什么事啊?!”

  像是被他嘴里的委屈给惑到,蓝湛手臂一挥将他整好拥进怀里,感知到他细细颤抖的身体只觉心下大恸,连忙抚着他的脊背柔声安慰。“我见过叔父了,他现时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而我与兄长皆未曾传宗接代,害得他老时无幼子承欢膝下,想必心里也时有愤慨……”

  “我自然知道!”魏无羡出言打断,“但就是心有不甘罢了……”

  自他二人结为道侣以来,魏无羡天生一副笑颜已叫蓝湛珍重非常,此时偏偏一副委屈模样,殷红的嘴唇翘起老高,水嫩嫩地朝着他,一副索吻的样子。

  蓝忘机眯起了眼,身下昨晚翻滚过的床榻上还隐藏着一丝淡淡腥气,配着魏无羡白软脖颈上星星点点的暗红痕迹,显得格外撩人。他一手揽住魏无羡,照着那副软滑的唇肉便贴了上去。

  断断续续的抱怨声一下被堵了个干净,魏无羡顺势闭上了眼睛,张开嘴任他索取无度。蓝湛拿舌头狠狠搅着,顶着满口湿滑含混地说着:“会有的。”

  “多肏肏……就有了。”

  魏无羡呜咽一声,抓紧了蓝湛背上的衣服。


评论(20)
热度(206)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