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百日忘羡 Day32】钢笔精BY 羡羡我的嫁
=======宣群========

Only【忘羡の日常】186626792

=====入群须知======

★重点:独忘羡、独忘羡、独忘羡,不掺合其他任何CP,萌新进群请看完群公告

★本群现在正在进行的活动:#百日忘羡#(欢迎各位文手/画手太太一起参加)

=======正文========
蓝湛其人,从小受蓝家严格的教育长大,哪怕是最调皮的年纪也从未做出过任何让家长操心的事情,小小年纪一派端方雅正,是所有老师心中当之无愧的好学生。
……所以,哪怕是考试不肯用中性笔写字,也是可以原谅的吧。
进入初中,那些被小学老师们要求用钢笔的孩子们,飞快地扔掉了粗重且容易弄脏手的钢笔,去文具店换成了纤细漂亮的中性笔。不仅用的舒服,看着也舒服,写出来的字比钢笔干净漂亮了不少,更何况初中作业量大,水性笔用得也不算太累,就连考试中,也是要求使用0.5毫米的中性笔的。
然而,就在这一群沉浸在初次正大光明使用中性笔的欢乐的孩子中间,蓝湛成为了那个沉默着继续用着手里钢笔的人。
那只钢笔通体漆黑,笔帽上缠了一圈细细的红线,仔细看的话,笔身上有着古朴的花纹,被长期与手掌心的触碰摩擦得温润无比,暗暗放着亮光,看得让人直咂舌。
这支笔是蓝湛小学三年级买的,用到现在一直没换。哥哥曾经问过他要不要换一支或者多买几支备用,被他拒绝了。这支钢笔一直很好用,从来不会出现漏墨或者堵墨的情况,因此他也不需要别的什么笔了,没有哪一支比得上自己这支。
有你就够了。他在心里悄悄默念着,手里的钢笔好像心有灵犀一般闪了闪,笔尖流出的墨迹更加的均匀好看。
因为他的钢笔里,住了一个人。
与其说是住,不如说是成了精,但那人从来都跟自己说他是来这里借住的,蓝湛也就这么相信着。
那个来他钢笔里借住的人,在第一次飘出钢笔的时候告诉蓝湛,他叫做魏无羡。
是在蓝湛刚刚拿到这支笔的二年的时候,这支笔很好用,也从没出过什么问题,他也就一直没换。蓝湛每晚上都会梦见一个穿黑色长袍的男人,不属于现代的长长黑发用红色的绸带系好,有几缕散落的在脑后狂乱地舞蹈,和这个男人一样的放浪形骸。
很奇怪,仅仅是在梦里见了一面,连话都没有说过,他却笃定这个男人一定不是轻易被束缚的类型。
然而就那几日,那个脸色苍白却掩不住风流艳丽的男人,每晚都会到梦里来见他。有时会吹着一柄通体漆黑的笛子,后头系了一根红色的络子,声音悠悠扬扬,清越中还带了几点哀婉。有时会拿着一坛酒,坛身上贴着红色的方形纸,用漂亮的古篆体写着三个看不明白的字,后来自己才晓得是天子笑三个字。站在那儿笑着看着自己,薄薄的淡粉色嘴唇上挑着开合间透明无色的液体被灌进去,来不及喝下的酒液顺着脖颈处白皙柔软的皮肤沾染到被黑衣紧紧包裹住的身体,妖娆地将黑衣的某一块暗沉下去。
那几日自己并没能够和他说上几句话,却将他穿的黑衣,头发上飘着的绸带,苍白的皮肤被酒液浸润的样子,以及他笑着看向自己时眼角挑起的弧度和翘起来的嘴角记得一清二楚。
在梦里连着见了他7日之后,快长成少年的蓝湛,第一次在梦里弄脏了衣服。
蓝湛还记得那天早上自己难得地黑了脸,抱着被子去洗漱时,哥哥憋住笑的样子。阿湛,蓝曦臣笑着等他洗完出来后,拦住了他。这是很正常的事,他这么说道,紧接着尽量温和地向自己解释起来,稍稍缓解了首次梦遗后自己的不安。
不过,彼时尚且年幼的蓝曦臣很是好奇地眨眨眼,没想到阿湛这么早就开了窍,说起来,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姑娘这么幸运呢?
蓝湛脸白一阵红一阵地,扭头跑回了自己房间。
他关上门,带上锁,才有些发怔地靠着床坐下,盯着眼前的一团空气不知道想些什么。放在不远处桌上的钢笔滴溜溜地转动了一下,一团人形的雾气轻悠悠地飘了出来,向坐在床边的蓝湛飘了过去。
蓝湛自己揉揉眼,泛着烫的脸颊让他觉得自己很有点傻,正打算站起来冷静一下,抬起头却看见了梦里见过的黑衣男人。
那人手里握着一柄黑黑的笛子,苍白的手腕给窗外照进的阳光透的近乎透明。他就这么踩在虚空里,裹挟着墨水的香气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那时的情况对于年纪尚小的蓝湛而言已经记得并不是那么清楚了,可那张凑得近近的薄唇,淡淡的樱粉色向一边抹去,有些戏谑的笑意就这么带着无限风情流露在眼前,让他怎么也难以忘怀。
“……所以说,蓝湛,你居然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对我有感觉啦?”魏无羡轻轻笑着,连带着钢笔一起在蓝湛校服的上口袋晃来晃去的。
坐的笔直,专心听台上校长讲话的蓝湛被他蹭得有点麻,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的两手悄悄磨蹭了一下,努力装作自然地拿右手,轻轻捏了捏扭来扭去的钢笔顶端,微微低下头,嘴里轻声说着:“别闹了。”
钢笔黑色的笔身就这么在他的这几下抚摸中像人一样发起了颤,软绵绵地甩了甩笔帽,魏无羡有些害羞地凑到蓝湛胸口处,顶着那一块不断跳动的热源,轻笑着:“蓝湛~蓝二哥哥,羡羡现在可是钢笔呀……就这么等不及,想和羡羡亲热啦……”
说话间,硬邦邦的钢笔尾端暗示性地向前挺动两下,暧昧地画了个圈儿。
此时的蓝湛也就不过是16,7岁的年纪,虽说少年人对此事都有种下意识地好奇,可蓝家家风严谨,蓝湛被养到了这么大,除去几年前被魏无羡在梦里撩得遗了初精,却也没再往下做过。魏无羡也知少年精气尚不足,也从未引诱他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现下只是言语上占些便宜,蓝湛便面红耳热,有些要恼羞成怒的样子,左心房处砰砰直跳。魏无羡附身的钢笔正好被放置于此,没来由的被越来越大的击打声震得呆了,渐渐停下了越发没有遮拦的嘴。
木了好一会儿,蓝湛快觉得他累了,不再撩拨自己,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那一点莫名的别扭感被他直接盖过去了。刚要放下心来听台上的讲话,就听得心口前的钢笔悉悉索索地颤动着。
“……哈哈哈!蓝湛,你怎么这么好玩呀!”魏无羡顾及着在公共场所,声音也不敢放得过大,刻意压制着声音在那里抖动着:“口里说着不要,心里还是很期待的嘛。嗯?这么小年纪,嘴巴就这样不诚实,这可怎么好呀。”话末小小绕了个弯,拿压低的软软腔调勾着蓝湛好容易压下去的心跳。
蓝湛似是真被撩得火起,直接将钢笔取下放于手心。魏无羡见势不好,蓝湛这次是真被自己给撩上火了,又见无法从耳边传话,只得逼音成线,嘴里尽是软软绵绵,九曲十八弯的花样讨饶。“蓝湛~二哥哥,羡羡错了,是羡羡的不对,不要生气了好不好?羡羡现在还是一支钢笔呀……回去!回去让你收拾个痛快怎么样?好蓝湛,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
明明比蓝湛大上不知道多少岁,却总爱用“二哥哥”这样的爱称来调戏蓝湛,这次又平白多了几分做小伏低的意思,莫名添了点缱绻的意味。蓝湛有些头疼似的,咬牙着说:“不想让我做什么的话……就别说话了。”
魏无羡听到这样熟悉的话,心里头更是高兴的要飞起来了,刚要张嘴说话,就见蓝湛一手拿手帕,将钢笔严严实实地抱了个紧,目不斜视地重新放回自己口袋。
魏无羡赶忙噤声,却在被放进去后偷偷探出个脑袋,从下方仔细打量起蓝湛尚且稚嫩却不掩俊秀的侧脸,高兴地发现了耳根的薄红,心满意足地钻回口袋补觉去了。
却恰好错过了主席台上校长关于期末考试的要求,“本次考试采用电子阅卷,因此答题时必须使用0.5毫米的中性笔,无法被扫上网络的会做零分处理。”
坐在校长身边的助教蓝曦臣听到这话,有些担忧地往自己弟弟那边看了一眼。他心知弟弟对那支钢笔无法割舍,虽然看上去冷清冷性,实际却固执异常,心里越发的担心起来。
蓝湛坐在下面,暗暗庆幸着魏无羡先一步睡了过去,心里却没多少纠结,只有莫名的执着。
他对上兄长担忧的眼神,轻轻摇了摇头。实际上,自从他知晓魏无羡的存在后,无时无刻就有一个声音在心里提醒着他:不要放手,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放手,什么都没有他重要。
他眼光温柔地看向自己胸前口袋里已经安静下来的钢笔,眼前却冒出魏无羡熟睡时脸颊微微鼓起的模样,稍稍泛着光的嘴唇被呼吸带着嘟起,蹦跶爱闹的样子此时竟意外的乖巧,惹人怜爱。
不会再放手啦。他在心里悄悄地说,认真地许下誓言。


评论(2)
热度(54)
  1. 淡🍁语-苗兔叽兔叽 转载了此文字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