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逃狱之狮(忘羡)7

“忘机,一路小心。”蓝曦臣站在门口,将弟弟送出门口。蓝湛提着行李箱,斜挎着一个灰黑色的包,鼻梁上架着一副深色的太阳镜,向蓝曦臣点了点头。

  蓝曦臣又看向他背在身前的包,神情有些无奈地说道:“嗯,至于你带着的这只……呃,猫,因为来不及办理正规的手续和证件,带不上飞机,恐怕只能委屈你和它一起去坐火车了。”

  放在包里的小猫好像是听到了有人在谈起自己,睡得迷迷糊糊的眼睛睁开了一半,从里面探出头来,黄灿灿的小脑袋挨挨蹭蹭地蹭软了半边毛,探头探脑地伸出爪子朝外抓挠着。

  蓝曦臣看着小猫这样可爱的小模样,也稍稍放下心来。本来还在担心自家弟弟带上这样一只小东西会被拖累,现在却了然。眼瞧着蓝湛低下头逗弄小猫时,眼底是从未见过的满满柔情。蓝曦臣微微笑开,也罢,希望这只小猫能让忘机稍微感觉轻松一点吧。

  因为温氏的施压,他们兄弟二人背负的压力也是十分沉重的。自己大概也算是被带在父辈身边锻炼了几年,对这样来势汹汹的魑魅魍魉还有些心理准备。忘机那时却还小,被无尽的变故压得脸色越发的清冷,眼底里小时还会闪耀两下的光彩,那时就渐渐熄灭了。从前还有魏无羡让他稍稍开怀,可自从魏无羡失踪,自己这个弟弟身上就越发难见人气了。现在难得遇到能让他敞开胸怀的事物,即便是只猫,他也希望弟弟可以慢慢恢复一些人气。

  蓝湛揉了揉动来动去的魏无羡的颈子,看着金黄的小狮子在自己手下舒服地乱蹭着,小小嘴巴张开打着哈欠。即将独自远行的孤寂凄凉感被冲散成软软暖暖的温馨和甜蜜,像是初坠爱河一般,与自己相爱的恋人一同出门远游,心情无比欢畅。思及此,蓝湛唇间稍稍露出几抹笑意。

  他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兄长,和自己相似的容貌上透着微微的笑意,似乎是对这一切很满意一般的。蓝湛稍稍红了耳根,平复下有些激荡的心绪,沉下声来说道:“那我走了,兄长。”

  蓝曦臣向他挥挥手,蓝湛点点头,转身向停在家门口的车子走去。

  坐上驶向火车站的汽车,车子缓缓开动。蓝湛向窗外望去,随着车子渐行渐远,外头的景色也一点点向后退去。后视镜里的房子越来越小,慢慢的就什么也看不到了,他轻靠在车门处,低下头来伸手逗弄怀里蜷成一团的小狮子魏无羡。

  魏无羡甩甩尾巴,从包里蹭了出来,拿自己肚皮上的软毛贴上了蓝湛的双手,暖呼呼地团在那里,睁开眼睛,挥动自己变小后软绵绵的爪子,还没长出利刃的粉嫩肉垫抵在蓝湛的衬衫上,小小一团的狮子能使出的力就和猫一样大小,蹭得那块皮肤微微发痒。

  有些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魏无羡收回小爪。明明初次见面时自己还可以保持成年美洲狮的模样,偏偏变成人了一次,就成了这么个小猫模样。他很是郁闷地张嘴喵呜一声。

  坐在身边的司机听到声响,趁着等红灯的空档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看到是这样一只软软小黄猫,虽然身上长了些淡褐色的斑纹,看着却还是初生的奶猫模样。

  “蓝先生,你这只猫应该才刚刚断奶吧。”司机转过头去,“我家女儿也养了这么一只小猫,娇弱的很,每天养在家里,定时喂水喂食的。你这只猫年纪还这么小,带出去肯定很麻烦的吧。”

  魏无羡听到司机的话,虽然自己变成这幅模样怨不得别人认错,可……刚断奶!他眼里悲愤地嗷呜一声叫了出来,在蓝湛腿上前后打起滚来。

  蓝湛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赶忙将两手摊开护住他。心知是被司机刚才的话弄生气了,手里轻轻顺着毛,和司机说道:“不麻烦。”

  “我甘之如饴。”他看着怀里闹腾的小狮子,有些清冷的脸上春风化冻一般露出一点笑意。魏无羡趴在他双手制造的安全港湾里,仰起头来,眼里的郁闷一下子就被去除干净,毛茸茸的嘴巴碰上了蓝湛的手心里,伸出红艳艳的小舌头舔了舔。

  蓝湛只觉得手心处一阵濡湿,软乎乎湿答答的猫舌在手掌的掩饰下拱来拱起。他深吸口气,尽量轻地将小狮子搂在怀里,凑近了靠在耳边说道:“忍一下,马上上火车了就好。”

  一人一猫在那里蹭来蹭去,身边的司机体贴地并没有打断他们俩。只是在下车的时候说了一句:“蓝先生一定是把这只猫当作亲人了吧,这样通灵性。”

  正在掏钱的蓝湛一愣,手上动作稍顿了一下,复又从钱包里拿出车费,递给司机。

  “没错。”他点点头,带点愉悦的意味回答。本不在意是否有答案的司机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回答,有些愣神的接过钱来,看着他抱着怀里闹腾累了的小猫,一手提着行李向车站走去。才晃过神来一样,一边发动车子嘴里边嘟囔着:“这蓝先生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了……笑劲儿那样大,就这么喜欢那只猫啊。”说着摇摇头,开着车走了。

  “饿了?”蓝湛抱着小狮子走进候车大厅,今天候车的人并不算多,他左右看了一下,抱着恹恹躲在包里不出来的小狮子找了个位置。刚一落座,小狮子就很委屈地在包里拱来拱去,嘴里发出细细的叫声,明明算是一头狮子,偏偏叫得和奶猫一样。

  蓝湛拿手揉了揉魏无羡的肚子,暖呼呼的绒毛底下瘪瘪的,按上去的时候还应景地发出了一声响。小狮子无力地点点头,他想了想,还是有点忧虑地问着:“那你现在这副模样,可以吃人类的东西吗?”

  小狮子拿哀怨的小眼神瞟了他一眼,气呼呼地点了点头,便又被饥饿打到了样地扑倒在包底软软的棉布上。

  蓝湛看他这副被饿狠了的模样,心下也有些急躁,之前变身成人太过耗费体力,魏无羡直接沉睡了一天一夜。那样大的一头狮子,偏偏最后变成了这样一只奶猫大小,还没来得及吃些什么便被自己带着出来。也不再说些什么,立刻抱了他就向车站里的超市走去。

  魏无羡探出头来,睁着半个眼睛拿爪子推了蓝湛一把。这人明明平时冷静精明的不得了,怎么偏偏这会儿犯起傻来,连手上的行李也忘了拿,就不怕被人偷了去。小狮子颇有些气呼呼地想。

  魏无羡看着蓝湛像是明白了的转身回去拿行李,才满意地轻轻咬了他一下,被抱在怀里好生顺了顺毛,甩着尾巴催促他赶快去买食物。

  蓝湛被他这样一番略带幼稚的行为给逗出了笑意,以前那样风流不正经,却有十分男儿义气,侠胆雄心的人,变成动物后竟是这样的缠绵爱娇,而且偏偏对着自己毫无保留。蓝湛顺着他的意思向着超市走去,满心里都是快抑制不住的欢喜。

  魏无羡被上下顺了一通后才后知后觉地恍然大悟,自己平时可不是这样娇气的性子,虽有心受人疼宠,却时刻压制自己,无论是在江家还是与温情姐弟在一起。结果努力了这样久,在蓝湛面前通通现了原形。他忍不住浑身发着僵,呆了好一会才晃过来,自己与他早已并非普通两人,是互通心意的恋人啊。

  有些高兴地向上望去,蓝湛正抱着他在货架前选购,他拿两只前爪扒拉上衣服,直起身来,在蓝湛惊讶的眼神里亲了亲他的嘴巴,坏笑着舔了一口,才喵呜一声落在他怀里,拿亮闪闪的眼睛看他。

  蓝湛被这一下撩得发烫,拎着怀里作怪的狮子的后颈,摩擦着短短的皮毛,眼里像是见了好吃却不能动的无上美味,热烈幽深得吓人。

  他沉思片刻,将货架上摆的满满当当的肉类向篮子里扒拉着,魏无羡还没反应过来,看他只挑原味的拿,就连忙蹭着他指向那些辣味的,嘴里喵喵叫个不停。蓝湛看他一眼,有些深沉地选了些,看魏无羡还一脸不满足的模样,揉了揉耳朵,轻声说道:“少吃点辣的,你的伤还没全好。而且……”他意有所指地捏捏魏无羡的尾巴,满脸的“为了你好”让魏无羡说不出话来。

  蓝湛收回手,顶着怀里狮子奇怪的眼光去乳制品区拿了一整盒牛奶,还荤素兼备地挑了好些小菜。最后拿着满满的篮子,在售货员和魏无羡惊讶的眼神里,神情自若地结好了帐。

  他抱着眼里满是轻佻好奇的小狮子,提着食物和行李找了个角落里坐下,将东西一样样地拆包喂给他。快被饿花了眼的小狮子顾不上拿动作去调戏他,粉嫩的小鼻子抽动了两下,嗅也不嗅就张嘴开吃,嘴边的金毛被染上了红油,辣的脸上微微发红却也没停下。蓝湛也不阻拦他,拆开手里的牛奶,向服务生要了一个盘子,倒进去喂给他。

  好容易填饱肚子,魏无羡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刚刚喝下的奶香和着浓浓的辣香弥散出来。被自己这样幼稚的行为弄得脸红的小狮子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脸,蓝湛倒是面不改色,用纸巾给他擦干净嘴巴,还拿小梳子给顺毛毛。

  魏无羡被伺候的舒爽地趴直了身体,好容易养好的尾巴一晃一晃地显示他的满意。总觉得蓝湛对撸猫很有一手啊……他有些迷迷糊糊地想。

  在他睡过去之前,魏无羡好像隐约听到蓝湛说了一句话。……多吃点?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就陷入了梦乡。


评论(4)
热度(44)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