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逃狱之狮(忘羡)6

 “所以说,蓝湛你现在在做……什么大型动物捕捉……唔唔唔”。魏无羡嘴里塞满了食物,一边努力咀嚼一边说着,双颊被憋得通红。

  蓝湛拍拍他的背,示意他专心吃,“吃完再说。”拿来了放在一旁还来不及开封的牛奶,打开后递给魏无羡。

  魏无羡感激地看他一眼,接过牛奶就大口喝起来,白白的奶渍顺着他的嘴角往下流,滑进堆在腰部的被子里。蓝湛有点出神地盯着这道奶渍滑过的地方,略显乳白的痕迹在结痂的嫩肉边,白粉白粉的透着薄薄皮肉下的骨头。

  “噗。我说蓝湛,你在看什么呢。”魏无羡放下奶盒,抬眼便看见雅正端方的蓝二公子盯着自己看个没完。眼骨碌一转,他把盘子放开,撩起被子就向蓝湛怀里靠,白白的皮肉带着胸前的两点粉红一下子撞在了蓝湛的脸上。

  蓝湛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吻上魏无羡凑过来的胸膛。白花花一片教他下意识张嘴,叼住了送在他面前的小红果。

  便是像魏无羡这样风流人间的人,也从未自己将身体送给别人这样咬动磨蹭。那小小平平一颗,被牙齿细细啃噬,舌头轻轻刮蹭,又将口腔包裹住它狠狠吮吸,等松了口,滑溜溜一团晶莹透亮,连着四周都红肿的高高翘起。

  魏无羡难耐地推着蓝湛的脑袋,欲拒还迎一般扭动着,还带着伤痕的滑腻皮肉就这么在蓝湛眼前舞动起来。蓝湛眼里被带起了火,灼人地盯着这只不知死活的狮子精。顾及他身上还有伤,硬是压下心头的冲动,强硬地控制自己松了手,只松松地搂着魏无羡坐在自己怀里。

  魏无羡也被舔舐得两眼发懵,黑亮亮的眼珠子变得雾蒙蒙的,粗喘着气呆在蓝湛怀里,乖乖的模样直教蓝湛心生感叹,想着下回他若再闹便用此法来对他。却也被看得软了心,伸手轻轻抚摸他的脊柱,温暖的手心很好地抚慰了魏无羡的情绪。

  等到好容易喘匀了气,魏无羡才惊觉自己赤身裸体紧紧靠在蓝湛怀里,眨眨眼,略有些不适地扭动两下:“蓝湛,你的东西顶到我了……”

  “魏婴。”蓝湛咬着牙,把他从怀里扒拉出来,拿被子将他裹起来,“你还有伤,便不要乱动了。”

   魏无羡看着蓝湛将自己放到一旁安置好,下床去找来杯凉水自己喝掉,心里熨贴的不行。他冲着蓝湛招招手,“蓝湛,你过来,”他往床脚缩了缩,裹紧了身上的被子,“我不乱动,我就想和你说说话。”

  蓝湛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放下杯子,坐到了魏无羡旁边。他看着魏无羡的脸,突然惊觉与上次相见时比起来,他已经从一个少年人成长为完完全全的成熟男人了。昔日稚嫩的脸颊变得刚硬而充满诱惑,从前好像湾着一池桃花的双眼,如今变得幽深得看也看不清。

  魏无羡也端详着眼前的人,比起他记忆里的那个高冷的贵公子来说,现在的蓝湛更加的成熟,蓝家家变,也给他留下了不少痕迹,偏偏那股吸引他的气质是一点没变。

  魏无羡看着就禁不住醉了,脸色略显桃红地想凑近些,却又想起自己先前做出的承诺,只得作罢。却不想蓝忘机两臂向前一揽,把他紧紧抱在自己怀里。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要乱动,就这样说。”

  魏无羡笑嘻嘻地往他怀里靠近了些,抓住蓝湛的手牢牢箍在自己腰间,抬起头来用力地亲上了他的侧脸,看着他耳边出来一两点红晕,方才收敛笑意,坐直身体,开口说道:

  “呃,总之,应该从江家开始讲起……”

  江家祖上是什么人,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了。但关于江家的传说是从建国前都流传深远的。云梦一带信鬼神,而江家先祖被誉为此地能镇妖魔鬼怪的凶兽一族。传说他们可于夜间变为兽形,但似豹非豹,似狮非狮,又有猫形,可夜行千里,身长一人之高,食野物,皮毛色纯……总之,是否可变为兽形尚未被人知晓,但江家却因此而成为云梦一地的豪门大族。江家也尽心为当地老百姓谋福祉,一族人丁兴旺,皆有建树。

  然而,在此后的各色革命运动中,却有不少对此类蹊跷传说相当感兴趣的人,前去西方学习各类科学知识,不远万里来到云梦,妄图以此来解释江家的传说的真假。更有不少笃信江氏一族确可变为兽形,希望以此了解到变形的方法的人,也不在少数。

  只不过,在接下来的战争,建国,特别是后来的文化大革命中,江氏一族的传说渐渐消散,不少云梦的本地人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传说,也就没人再来深究了。

  “然而,”魏无羡看向蓝忘机,“这个传说是真的。”

  江氏一族确实有变身野兽的能力,而他们所变形的生物,也就是魏无羡之前显出的原型:美洲狮。

  至于为什么会是这样一种非本土的生物已无从考证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所有江家的直系都拥有变形的能力,然而在这百年的传承中,出现了唯一一个并非江家直系的变形者,也就是魏无羡的父亲:魏长泽。

  魏长泽幼年时便被送入江家做江澄的父亲,未来的江宗主的玩伴以及未来的心腹,所以他到底是为什么获得了变形的能力也无从可知。

  而就在那段时间里,有几个小毛贼闯进了他的房间,妄图刺杀或者说仅仅只是想盗取一些财物,几发子弹可以解决的事情,却偏偏逼出了魏长泽的狮化。

  尽管江家对外宣称是被放置在少爷房间里的大型枪械所杀,但从那时起,江家的特殊能力便又一次开始四处传播,一时为人们所津津乐道。而就在那时,这个传言传入了温家的耳朵里。

  在当时,这个传言对于前程光明的温家而言,也只能算得上是一个传言,最多给予一部分的关注。当时的江家实力也不输温家,并不是温家想动就可以动的角色。

  只不过后来,出现了一个,可以算是未来江家浩劫的导火索一样的人。

  “就是我妈,抱山散人的学生之一,人称藏色。”魏无羡补充道。“我也是听江叔叔讲的,他年轻的时候见到了刚刚出师的藏色,据说文采十分过人,在武略方面也有所建树,且样貌姣好,与他一见如故,便在江家住下,做他的门客。”他说完一大段话,赶忙停下来去拿放在一边的牛奶来喝。

  “那江宗主……后来。”蓝湛接过话头,有点迟疑地说,“我听说江宗主娶的是虞家的小姐……”

  “嗯,没错。”魏无羡看蓝湛不好意思说下去,赶忙继续说道,“江叔叔确实是对我母亲有意思,不过那时候我母亲恋慕上的是江家的家仆,魏长泽。”

  后面的事情不必说蓝湛也基本清楚了。藏色爱上了魏长泽,与他一同拜别江宗主离开江家,二人云游天涯,孕有一子,起名为魏婴。

  魏无羡点点头,咽下嘴里的牛奶继续说道:“后来发生了战争,他们二人在支援部队的途中不幸遇险身亡。在你们的教科书上应该都是这么讲的吧。”

  蓝湛点点头,魏无羡却缓缓说道:“并不仅仅是这样,在那场战役中,敌人有一部分是从温家叛逃出来的人,而他们的最终目的,是逼出我父亲的兽化,以确定传言的真实性。”

  抱山教授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动物学家,而她的学生自然也拥有不逊于她的才学。那时温家得了密报,江家有意让藏色嫁入江家,具体目的并不明确,但确实是和江家的兽化有关系的。

  所以虽然后来藏色选择了魏长泽,江家也并没有阻拦。因为如果是同时拥有兽化的能力及身为江家家仆的魏长泽与她结合,只会有利于兽化研究的进程。

  谁知世事难料,待他二人被杀害后,江家从此也卷入了温家的阴谋中。到后来烧毁莲花坞,杀死江澄的父母,也都只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而魏无羡自己,虽然无法直接变形为兽族,但因为血统的特殊性,更是列为了温家的搜查重点,到后来为了逼他进入温家的实验室,被称为乱葬岗的地方,不惜以杀害他的同学甚至是无辜老幼为威胁,自然,那个时候,蓝湛也被用作诱饵,甚至是对付他的由头。

  然而温家并没有意识到,进入了乱葬岗的魏无羡因为存放于那里的各类生化武器资料,竟自己进行了生化手术,成功化形,不光逃出了乱葬岗还学习了温氏总部——不夜天。

  蓝湛听得他平静叙述那几年的遭遇,只觉得心里绞着发痛。家人被杀,从小长大的地方被烧毁,自己被抓去做实验,究其原因居然还是因为自己已经故去的父母,和收留自己的江家。

  魏无羡说完了,有些情绪低落的低了低头,望着自己恢复成人的双手出了神。他还依稀记得,在不夜天这双手变成了凶猛野兽双爪,一下一下,抓破了温狗的胸膛,滚烫的心头血的触感现在还停留在他手上。

  蓝湛看着面前的人,碎碎的黑发耷拉在眼前,把那双应该充满了欢笑和狡黠的眼睛遮盖住,两只手臂向外放着,生生透出来一种疲惫之感。他不禁皱眉,一手便揽住了魏无羡的头,轻轻放在怀里揉着。

  魏无羡好像是被熟悉的气息所抚慰,他闭上了眼睛,任由蓝湛触碰他后颈的命脉之处。靠在他耳边,用细小的无力的气音慢慢说着:“蓝二哥哥,我真的好累呀……江叔叔死啦,江澄家里也完了,我……我也变成一个怪物啦……”

  “没关系的,”蓝湛听得直皱眉,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你还有我。”

  他两只手一起抱住魏无羡,紧紧搂在怀里。“魏婴,和我一起去一个小镇上吧。”他有点紧张地说道:“我听兄长说在那里发现了与你相同种类的动物的行踪,我们一起去看看,说不定是你的同类,好不好?”

  魏无羡被抱的直打颤,他伸出手来回抱了蓝湛,心里一下子被填的满满当当的感觉让他感觉很好,不由得声音小小回答道:“好呀……蓝湛,二哥哥……”他抬起头来,撑着有点虚弱的笑容看向蓝忘机:“一定要带我回家呀……”

  在蓝湛愕然的眼神里,一阵白雾飘起,大大的美洲狮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评论(2)
热度(37)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