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逃狱之狮(忘羡)5

蓝湛站起身来,看着蓝曦臣在厨房里专心洗碗,并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便朝自己的房间里走去。他轻轻拧开把手,将门缓缓推开,里头的样子还和自己离开时没什么两样。

   床上羡狮子正睡得香甜,软软的皮肉陷在软垫中,长长尾巴小心地蜷缩着,一派满足的狮子脸上的胡须起起伏伏,还发出奇异低沉的呼噜声。似乎是梦见了什么好事,魏无羡欢快地咂咂嘴,在梦里流起了口水,腮边的几缕金毛被粘成了一股股稍粗的绳条,湿乎乎地跟胡须搭在一起,被呼吸催动的上下晃动。 

  蓝湛放轻了脚步,顺手带上了门,向着魏无羡走了过去。明明脸上还一派平静,偏偏眼里就好像带了火,被深藏在眼底,只一分没被察觉的火苗冒了出来,便将这冷清冷性的人,硬生生变成了一团炙热的烈火。

  那火虽猛,但柔情四溢,在蓝湛蹲下身来端详着熟睡的狮子时,与大型食肉动物的本能相违背的全然的信任让他心里猛地一跳。此身若梦的恍惚感驱使他伸手,小心地摸上了狮子毫无防备露出的肚皮,上下骚挠着,控制着手劲,不轻不重还技巧非凡。

  魏无羡在睡梦中舒服的直哼哼,似乎从熟悉的手法里找到了依靠,一下子将脊背瘫成一团软面,将自己整个交付在蓝湛手上。身子扭啊扭的,松紧有度的皮肉曲线十分的撩人,直弄得蓝湛在一只傻乎乎睡觉的狮子面前落了狼狈。

  他禁不住喘息落到了急处,白皙的脸上慢慢沾染了薄红,胭脂一样的好颜色被他咬着牙急促的喘息两下后,硬是把眼底越发火热的渴望给遮盖掉。他平复下自己的心情,这才想起自己进来的原因。他边给魏无羡抚顺了脸上的毛边犹豫地思索着,左右看看,拿起放在角落里的喷壶去打开了通往庭院的玻璃门。

  家里庭院是半封闭的结构,若是从大门口很容易就看得到里面。蓝湛看着遍地的血迹和狮毛愣了神,魏无羡早上躲过的灌木丛里更是存留了不少金灿灿的毛发。他想起方才兄长描述的那只动物,心里一紧,下定决心的走了下去。

  蓝湛到底还是有点紧张。从未在自家里如此小心翼翼躲着人做事。他尽力自然的手执喷壶向下走过几级台阶,眼神不自觉地四处乱瞄着,确定这个点家附近不会有什么人来,他才低下头来,快步走到灌木丛前,准备放下被自己抓的满手冷汗的喷壶。

  “忘机!”蓝湛迈出的脚步陡然一顿,身形不自然的歪倒,又被他飞快地稳住。听得蓝曦臣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他眼瞳微缩,继而飞快地恢复了平静,抬头看向门口。

  蓝曦臣面带笑意的站在那儿,显然并未注意到弟弟方才的失态。“我去扔下垃圾,顺便买点东西,你来看会儿家啊。”蓝湛淡定的点点头,看着兄长转身出去的身影心里头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他看看手里的水壶,一扭身就放在了角落。仔细查看了蓝曦臣,确定他会因为垃圾桶和超市的距离在外面呆超过40分钟,才放下心来,去清理起地上的血迹与毛发。

  屋外太阳西斜,晚阳透过窗户拢在羡狮子金黄灿灿的外毛上,像是一不小心晃醒了睡得正熟的魏无羡。他拿前爪搔搔鼻子,懒洋洋地把雾蒙蒙的眼睛睁开一条小缝,抻开腰身,甩动着睡得乱糟糟的狮子头,四下张望起来。

  他无聊的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除了自己外就只有几个靠墙的书柜,里面摆满了各类大部头的学术著作。蓝家的专业与传统自己也是有所耳闻,果然很无聊,他想,小时候就这样,怎么那小古板长大了更无聊了。

  羡狮子看完了干净空荡的房间,又趴在床上发了会呆,骨子里呆不住的特性便跑出来了。在干净温暖的床铺上睡过一整天,魏无羡试着动了动四肢,上过药的爪子虽然不疼,却总归不够得劲,酸软酸软的。他也不生气,饶有兴致地挨个动了动,最后还小心摆了摆尾巴,扭过头去看它半耷拉着动了动,魏无羡不说话,平静的停了它。接着把自己给团起来,伸出还完好的爪子去触碰自己身上那几块陷下去的皮肉和敷了药的地方。

  玩了没多久,魏无羡陡然听见肚子里传来几声轰鸣。他有点僵,从昨日晚间开始他就没有吃过什么,被蓝湛救回来后也是专心治疗,接着睡过了将近一整天,美洲狮强大的消耗量和对伤病的补充驱使他的肚子对他进行提醒。黄灿灿的狮子只飞快地把脸埋入两只前爪里,藏起自己不自觉冒出来的红晕。

  丢死个狮了!他心里大声的哀嚎着,幸亏蓝湛不在呀。

  可过了会儿,狮子又细细哼唧起来,怎么就不在呢?

  魏无羡翻倒在床上,心里面刷起了厚厚的“蓝湛”弹幕,大而突起的嘴巴发出及其不符的幽怨叫声,整头狮都陷入了深深地忧郁里。

  好想听蓝湛的声音呀,他忧郁地想,好想见蓝湛一面啊。从被追杀开始,一直到跑进蓝家的庭院里,他潜意识里一直在想这些。兽化的外形让人类的不坦率以及逞强皆化作本能一样的直白,他呜呜直叫唤起来,蓝湛,蓝湛你在哪里嘛。三岁的羡羡要寂寞死了。

  当蓝湛收拾完庭院进来后,略有些疲惫的双眼里看见的就是一只悲伤地蜷成一团的大狮子。本以为睡过一天的狮子会精神百倍的和自己瞎闹,或是像从前一样甩爪子调戏自己,但这样沮丧的狮子确实让他慌了神。顾不上处理垃圾,他快步走来,有些焦急地喊他:“魏婴。”

  魏无羡还在那默默发着呆,大大的眼眶里快被他揉出泪意来。突然听见了自己想了又想的声音,一下子一小滴水珠挂在那要掉不掉,脑袋发着懵,不同于刚回来摇头摆脑的活泼样子,现下傻乎乎愣生生的模样,配着他趴俯蜷曲的动作,活像一只求鱼不得的大猫,正哀怨的撒着娇,等着主人过来安抚一样。

  蓝湛莞尔,被吊起来的心又缓缓放了下去,看着他乖乖躺在自己床上,惊吓过度稍显疲累的精神慢慢松开来。他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看了会儿,确定魏无羡大概还要懵上一会儿,走去客厅找塑料袋来,先处理了收集起来的毛发和血迹。

  他将塑料袋系紧,塞在角落里,再去冼干净手。来到厨房里,给魏无羡找出几块新鲜买回来的牛肉,犹豫了一下还是找厨具把它们切薄烤熟,再翻出一大盒牛奶,确定没有过期之后和牛肉一起端了进去。

  已经饿懵的羡狮子断电在床上,连蓝湛推门出去都没注意到,等到蓝湛端着食物进来,才嗅到了食物的香味。迷糊地转了两圈找准了方位,眼睛一下子睁开,心心念念的蓝湛和食物就这么同时出现在他眼前。精神百倍地爬直了身体,耳朵动啊动的看着蓝湛把牛肉放在自己跟前,欢快地一口先叼住了蓝湛没来得及收回的手臂,大舌头舔啊舔的满满的都是欢欣。

  蓝湛任由狮子叼住自己,带着难以察觉的温柔和纵容让他表达自己的心情。哪怕语言不通,心意相通的二人便是通过动作也足以了解到心上人的心情。

  他伸手,揉了揉摇摆着的毛茸茸大脑袋,搂进了自己怀里,贴着他的耳朵,侧着脸又一次亲吻了魏无羡。

  这是魏无羡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收到亲吻,凶悍的狮子呆呆地不敢动,看着这个人类虔诚地亲吻一只动物,过于滑稽的情景却因为流于之间的感情而变得珍重。魏无羡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尽力向前凑了凑,在蓝湛惊讶的目光里把自己的嘴巴靠在蓝湛的唇上。

  发着抖的狮子根本不敢睁开眼睛,人类的目光却从欢欣变为了深切的爱意,更为浓郁也更为闪耀。蓝湛不可置信的眨眨眼,惊讶地看着这头庞大的狮子在一片耀眼的白光中幻化成了一个人类的形状。

  狮子在亲上去的时候,慌乱和惊讶就开始消弭,从心底迸出了全然的爱意,很好的平静下自己的同时,他感到身体里发生了什么变化。是一种温暖的感觉,舒适的几乎与曾经的变形完全不同,但魏无羡可以肯定的是,这就是他成年以后经历的第二次变形。

  金毛的狮子慢慢幻化成肩宽体长的青年人,突然减轻的重量让蓝湛不由得将他揽进怀里。同自己朝思暮想的面孔一样,魏无羡闭着眼蜷在他怀里,嘴唇还牢牢贴着他的。

  白光散去,魏无羡睁开自己的真正属于人类的双眼,对上了将他抱的紧紧却还有些震惊的蓝湛,有点不熟悉的咧开嘴,冲他笑了起来。

  “蓝……湛……”还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魏无羡骄傲的向他眨眨眼,蓝湛看着他,眼圈悄悄地红了。

  还没等他说些别的,蓝湛便死死抱住他,冷静自持的声音变得同他一样嘶哑,带着点失而复得的欣喜和惘然。

  “魏婴,”他哽咽着说,”你别走了。”

  “我不会走的,”魏无羡沉默一会儿,回抱了他。“蓝二哥哥,你捡了我回来,我就已经是你的狮子了。”


评论(7)
热度(37)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