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逃狱之狮(忘羡)4

蓝曦臣坐在客厅里,看着自己的弟弟轻轻掩上门,将屋里的情景很好地藏住。
“忘机,”他站起来,“很高兴?”
蓝湛脚下顿了一下,有点僵硬地摇摇头:“并没有,兄长。”他别过脸,立马转身向餐厅走去。
蓝曦臣呆立在原地,看着他落荒而逃似的背影,叹口气,跟着向餐厅走去。
饭毕,蓝曦臣放下碗,发现蓝忘机碗里的饭还没动一半,眼皮一跳,抬起头看着他,“忘机,是有什么心事吗?”
蓝湛猛的一颤,筷子“啪”地掉在桌上,眼里恍惚看向他。“兄长?”他拾起筷子放好,“有什么事吗?”
蓝曦臣有点无奈,自家弟弟一向沉默寡言,最爱将心事藏着不说,即便自己善读人心,也着实无法完全理解自己弟弟内心的想法。不过虽然无法看透,但以忘机的性子来说,能叫他如此神思不宁的,也只有那一位了。他试探着问:“魏先生……魏无羡回来了?”
本以为以弟弟的脾性定会羞恼不已,毕竟忘机虽然看起来冷静自持,却没人比他更明白自己的弟弟在涉及到魏无羡的问题上有多么的失态。他默默做好安慰劝解的准备,然而蓝湛却愣了愣,接着却缓慢而又坚定地点了点头。
他了然地点点头,若有所思道:“那样就好,忘机。”蓝曦臣带着笑意凑过去揉了揉难得如此坦率的弟弟,:“等这一件做完了,就去约他好好出去玩玩吧。”
蓝湛有点明白了,“又有工作了吗?”一边问着一边有点僵硬地弯下身体,把自己的头给移走。
“嗯。今天新传来的。”蓝曦臣局促的笑了两声,自然地收回手,转身拿起沙发上的包,从里面拿出来一个贴着黑色标签的文件夹。一边翻找一边向蓝湛解释道:“是附近的小镇上的人,过来举报说,看到了一头美洲狮。”
然而说话间蓝曦臣正细细翻看着手中的资料,并没有看见蓝湛在听见时猛的一下瞪大的瞳孔,以及略有些苍白的神情。
没多久,蓝曦臣就已经找到了资料,他把文件摊开来,指给蓝湛说到:“是在市区以北大约5公里的地方,那里的一位妇女,她在采摘蓝莓的时候发现远处大约5米左右的一棵树下有一只'大猫'。”
“'大猫'在她刚刚瞥见它的时候就转身逃跑了,所以这位农妇并没有什么很具体的印象,只记得这只动物与猫相似,但体型庞大,差不多有一人左右长,而且毛色……”蓝曦臣翻开纸页,停顿着找着,“是单色的。”
“单色的?”蓝湛喃喃自语般重复道,绷紧了的神经一下子松了下来,脸边的冷汗缓缓落下,他飞快地抬起头去看蓝曦臣,确认一样再次问道:“单色的?”
蓝曦臣肯定地点点头,继续说下去:“因为没有具体的线索也就没有往下调查,然而后来总会在20英米左右的位置找到一连串的爪印,以及小动物类似于兔子和鹿的尸体,而周边的灌木丛中也确实发现了颜色相近的毛发。”
他合上文件夹,冲蓝湛点点头,“这就是全部过程。”他说,“总之,这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好几家报社都准备去报导一下,领导的意思是叫我们赶紧去找出来这只动物,并且下拨了几位动物研究专家来协助我们的调查取证。”蓝曦臣抽动着嘴角,露出个要笑不笑的表情出来,“毕竟我们都不是专业的科学研究专家,对于动物种类的识别是不准确的……”语调变得有些沮丧,话语零零散散,与平日里的温和视若两人。
气氛有点低沉,蓝湛听到兄长暗含沮丧的话语,只是沉默了几秒,俯身抱住了蓝曦臣。温家势大,几乎垄断了政府各大部门的要职,原本在教育部门领职的蓝家成为夺之而后快的角色,一夕之间,他与兄长便被调派至完全没有什么交集的大型动物捕捉部门,每天与无可理喻的凶猛野兽为伍。
而正因为他们对此职能的不熟悉,由使得温家不断试图派遣本家子弟插进他们身边,以达到架空与监视的目的。他与兄长努力抗争许久,不断提高在此方面的能力,加强对现有职位的管控,没想到,还是被趁虚而入了。
蓝曦臣眼见弟弟被自己影响的难过起来,赶忙推开他,揉揉眼。过会儿又是平日里的那个端方优雅的蓝曦臣,带着抚慰意味笑着说:“别担心了,忘机。”他眼里缓缓透出一丝坚定的意味,“我会尽力保存下来,不被那些人抢夺过去。”他语调平稳,但却无比决绝。
蓝曦臣看着与自己面貌相近的胞弟,满脸的担忧让刚刚调整好情绪的自己不禁又红了眼眶。他慌忙捂住眼,平复下自己高涨而决绝的情绪。
可以说蓝忘机并不意外听到兄长说这些话,温家妄图掌控政府的欲望已不流于言语,而所剩无几的蓝家后裔就是他们最大的敌人。金家明哲保身,金光善碌碌无为,整日沉迷女色。而他的儿子金子轩在看清了国内形势的严峻后,毅然带上自己的全部资产以及部分对金氏前途无望的企业职工们,离开本国去到国外发展,并将未婚妻江厌离一同带往移民。
聂家家主生性刚直,一向位居国家治安管理方面的要职。即便温家有心动他,也得顾虑三分。更何况世人皆知其弟不学无术,整天花天酒地,无所作为,而聂家主性情急躁,兄弟二人一打一挨,十分不和。更重要的是他二人并非一母所生,温家想必是打算从聂二这边入手,内部瓦解聂家的管控,使得国家安保不受影响的交接至他们手上。
而江家……
弗一想起,蓝湛便心神不宁,眼睛酸涩起来。
蓝曦臣收拾好心情,抬起头来却看见蓝湛有点阴沉的双眼,里头盛满了痛苦与不甘,还有几丝难以察觉的悔意。他直愣愣地看着,脑袋里转了个弯,结合自己刚刚的反应,差不多猜到了几分,有点感叹。
蓝曦臣思索了片刻,斟酌着开了口。“忘机,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蓝湛微微点点头,蓝曦臣继续说道:“这件事查起来应该不难,但很耗时间,我最近有几个会要开,你可不可以去一趟那个村庄,帮我去看一看情况。”他停顿片刻,“而且,温家的那两个科学家大概就这几天会过来,我需要接待一下……”
蓝湛点点头,表示同意。蓝曦臣仔细看着他的神情,默默呼出一口气,站起身来将资料递给他,拍拍蓝湛的肩膀,脸上带着十足的笑意。
蓝湛被他的神情弄的抖了抖,看着蓝曦臣端起碗筷向厨房走去,坐在椅子上发了会呆。没多久也安静起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啊,糟糕了。他想,羡羡还没有喂。

评论(4)
热度(34)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