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逃狱之狮(忘羡)3

蓝湛坐在床边,有些好笑地看着狮子“嗷呜”一声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球,飞快地滚到床尾去。欲盖弥彰的小情绪简直快具现化一样,难得一见的幽怨样子让蓝湛稍稍弯了弯嘴角。
魏无羡躲在被子里,蒙了一会儿,却什么动静也没听到。他按耐不住似的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然而刚一探头,魏无羡就受到了惊吓。他不可思议地晃了晃自己的大脑袋,有着凶猛獠牙的狮子嘴呆呆地张开,拿爪子用力地蹭了蹭眼睛,惊讶的看着蓝湛。
蓝湛……笑起来,真好看呀……
魏无羡呆呆地窝在被子里,呆呆地想。
实在抵抗不了美色,魏无羡将这怪罪于动物本能。他嗷呜一声扑了上去,和蓝湛一起倒在了床垫上。蓝湛,蓝湛。他在心里大声地喊着,你怎么这么好!
狮子高高低低叫唤着,硕大的身躯欢快地扭来扭去,不住着舔起身下人的脸颊,身后的尾巴半拖在床上摆来摆去,铜铃一样的黑眼睛里满满都是爱意。
蓝湛搂住在自己身上乱动的狮子,相互之间的近距离接触让他内心澎湃不止。他努力克制自己快要满溢出来的情绪,将自己埋在魏无羡耳边的毛里,抬手抚弄着乱糟糟的金毛,安抚着魏无羡的情绪。
一人一狮一言不发,唯有蓝忘机颤抖着的双手和魏无羡断断续续的呜咽似乎在交流,两人似乎沉醉于这样亲密的接触中,爱人的身躯血肉与自己相贴,让他们忘记了外界的一切。
“忘机?”敲门声突然响起,蓝曦臣站在门外喊道,“你在里面吗?”
这一声惊醒了缠绵的两人。蓝湛宛如大梦初醒一般飞快收回自己的手,将昏昏沉沉压在自己身上的狮子轻轻抱起。一边声音平缓的回答着:“什么事,兄长?”
蓝曦臣停顿了一下,又回答道:没事,忘机,赶快出来吃饭了。”
蓝湛一边把羡团子从被子里拆出来,一边向门外答道:“我就来。”还忙里偷闲地划开手机,惊讶地看到已经12点半了。
狮子羡还迷迷糊糊地趴着,突然一下没了恋人的抚摸让他很不满地睁开眼,打算委委屈屈地嗷几声。却在听到蓝曦臣的声音时,硬生生地把要发出的叫声给吞了回去,两只前爪下意识地捂住嘴,背上的毛惊悚地炸了起来。
蓝湛有点愣,看向狮子黑漆漆的眼球,一种堪比人类“哀怨”的情感蕴含其中。他有点不知所措,只好又伸手抱住大大的脑袋,揉着软软的毛。
门外蓝曦臣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魏无羡很委屈凑在蓝湛耳边,嗷呜嗷呜直叫唤,还时不时舔着侧脸和脖颈。蓝湛一僵,手上动作不停,眼神平静地看向黏糊糊的狮子羡,莹白的耳垂却在慢慢染上薄红。
魏无羡见他没什么反应,却也没什么抗拒,便大着胆子把身体展开,拿自己柔软的腹部去蹭蓝湛的身体,然而刚一动作,魏无羡便被自己身上的伤给弄得一僵,忍耐不住地哼哼起来。
蓝湛被他吓了一跳,这才想起魏无羡身上还有伤,连忙稳住他,摊平了照原样放好。魏无羡哼哼唧唧,看天看地就不看蓝忘机,一下子把硕大的狮脸藏在了枕头里。
收拾好魏无羡身上崩裂的伤口,蓝湛找出把梳子,一点点地给羡狮子顺毛。炸毛的大团子被这样温柔对待,整只狮都红了。魏无羡动动唯一还完好的耳朵,舔了口爪子,眯眯眼就又睡过去了。
蓝湛停了手上的动作,看着睡着七晕八素的美洲狮,神使鬼差地低头,犹豫着亲吻了毛茸茸的狮子嘴。睡梦中的狮子羡嗷呜着细细叫唤,蓝湛浅尝辄止,后颈处嫣红似血。
他又揉了揉狮子的头毛,起身向门外走去。

评论(2)
热度(29)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