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逃狱之狮(忘羡)2

回到屋内,蓝湛正细致地给这头狮子洗澡上药。他小心地梳顺结成团的毛发,将血迹搓干净,仔细避开伤处。渐渐恢复了柔顺与洁净的皮毛被他拿毛巾一点点擦干,尾部也消毒后用夹板绑好,被小心翼翼地平放在狮子的身侧。
洗去了血迹和污垢的狮子舒服地趴在软软的床垫上,圆圆的小耳朵前后摇动,两边的胡须一晃一晃的,整一个被伺候爽了的模样。
它在被抱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蓝湛的手法实在太到位,洗着洗着又睡着了,等到被抱到床上,才晃晃悠悠地醒来。眼睛半睁不睁,迷迷糊糊地看着蓝湛给自己擦着毛。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却也没什么反应,淡定地瞧了蓝湛一眼,把爪子乖乖地蜷在身下,做出一个乖巧的样子,还试图晃晃尾巴。
蓝湛瞧着它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样子,很是心累地叹了口气,将它翻成了侧卧,露出伤腿以及柔软的腹部。还没等狮子有反应,迅速伸手捏捏它的尾巴根。
狮子顿时像触了电一样浑身发颤,哆嗦着倒了下去,头部的黄毛起了红色,就着蓝湛给它摆的姿势,一动不动。只能用满是雾气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向蓝湛,眨动着讨好。
蓝湛被它看得一愣,腹部柔软干净的绒毛又落入他眼里,细细小小的金毛微微蜷曲,一下下好像骚刮进他心里,直弄的他眼神恍惚,禁不住便伸手上下抚摸了一番,把自己撸好的毛一遍遍地撸起来又撸顺去,着魔一样的盯着这片软毛。
又是这种莫名的熟悉感,蓝湛只觉得随着自己手上的动作,心里被充的满满当当快溢出来一样。狮子也好像被感染了一样,喉咙里呼噜呼噜的,抻直了身体,还自发地抬高了腹部蹭了蹭蓝湛的手。温暖的腹部直撞上他的手心,心头的荡漾越发难以克制,蓝湛眼底深邃,手掌不自觉收紧,像是一把利剑刺开了回忆的大门。
“魏婴……”他喃喃自语,望着床上缠绵撒娇的美洲狮,“是你吗?”
美洲狮不自觉地停顿了一下,顶着蓝湛越发炙热的眼光,慢慢瑟缩成了一个团子,仔细将头埋在软软蓬蓬的金毛里。
蓝湛。他在心中默念,魏无羡心理有点苦涩,又有点细细小小的甜蜜。自己重伤无法化形,结果直觉将自己带去的不是江家,不是温家姐弟那儿,而是自己最厌恶的蓝家,自己平生最大的对手蓝忘机这里。而看他这样的行为,分明就是爱煞了自己。即便是从未给他看过的原型,即便是与他的事业家族相悖,他还是救了自己。这样好的人,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了自己?
思及此,魏无羡将头抬起,看着蓝湛依旧垂头看着自己,眼里满是希望。他心里便一揪,刚刚生起的一丝隐瞒之心顷刻消隐无踪。他复低下头,不敢看一般躲避着蓝湛的双眼。他从前就觉得蓝湛眼睛十分好看,比最灿烂的星空还要明亮几分,而他还调侃道,若是有一天这眼里装上了数不尽的柔情蜜意,即便蓝湛还是这副不变的冰山脸,无论哪个女生都会义无反顾地跳进去。
结果,他暗自苦笑道,这双眼是装满了柔情蜜意,却没想到对上了自己。若是人还好些,偏偏自己还是头狮子。
可是,扪心自问,这样好的人,自己舍得放嘛!

看见狮子这么长时间没动作,蓝湛心里更是确定了。他轻轻顺着狮子的毛,揉捏着软乎乎的耳朵,将团成一团的狮子整个抱进怀里。
魏无羡被他的动作弄的浑身发烫,有些紧张地往他颈侧蹭了蹭。
“魏婴,”蓝湛将狮子团往怀里拢紧了些,“无羡,”
“我爱你。”

评论(12)
热度(32)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