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逃狱之狮(忘羡)1

梗来源于新概念英语第三册第一课

大型动物处理者忘机X美洲狮精羡羡
美洲狮,大体积动物,属猫科,约有一人之长,尾端似狮,模样与狮截然不同,类似于豹……
当蓝湛顺着一路碎碎的金毛摸进自家的后花园里,拔开沾满了碎毛发的灌木丛时,不禁屏住了呼吸。
这是一只非常美丽的动物,体态匀称。然而本该有着华丽纹路的皮毛破败不堪,应该曾经是强健有力的肌肉,现在只余下薄薄一层。尾巴优美地蜷缩在身后,却在一半的地方奇异地弯折,沾染了大片血迹,其中隐约可见森森白骨。一只前脚不自然地耷拉在身侧,凄惨的模样让蓝湛忍不住怀疑它是否还存活。
他有些迟疑地走上去,蹲在这只动物身前,仔细查看。虽然气息微弱近乎停止,但它的身体确实还在起起伏伏,像一座山脉一样浮动不定。而这一切都昭示着这具躯体还存有一丝生命力。
蓝湛望向它起伏不定的身体,脸上出现了一分迷惑。经过刚刚的近距离查看,他基本可以确定这是一头美洲狮,非常纯粹而优秀的血统。而他作为一名……对大型动物的捕捉处理者,理应拨打电话,通知正规的队伍来处理这只美洲狮,以预防一切可能出现的危险与问题。
他只是看着,狮子的身躯无力地躺倒在他眼前,心里便揪得紧紧的,痛的无可复加。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让他不忍做出任何伤害它的举动。就好像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警告他,不要伤害它,不要放开它。
就在他暗自思索之时,狮子的呼吸已经变得越来越微弱,蓝湛一惊,下意识伸手触碰上眼前动物的皮毛。潜意识里过往的经验告诉他,哪怕是这样重伤的大型动物,也应该循序渐进。
他稍稍伸出的指尖上传来了温热的触感,这让他无意识地抖动了一下,纤长白皙的手指上沾上的血迹让他突然不再犹豫,站起俯身抱住了它。
突然之间,人类的气息好像让这只昏睡中的动物本能地挣扎起来,喉咙里发出长长短短的呜咽吼叫声,尚且完好的爪子上下滑动起来,身上的毛微微炸起,进入了防备的状态。
蓝湛就这么保持着动作,直到它因为身上的伤而不得不平静下来。他安抚地挠挠狮子背上的毛,两手用力将它给抬了起来。美洲狮巨大的头颅靠在他耳边,粗硬的胡须在蓝湛的颈侧扎刺着。整个身体很可怜地靠在他怀里,被很好地避开了伤处紧紧地护着。
也许是蓝湛传来的安抚意味颇浓,美洲狮渐渐放松了炸起的毛发,爪子乖乖地搭在了蓝湛的肩上。却忘记了收掉利爪,划出的几缕血痕透在白衬衣上分外的鲜明。
蓝湛呼口气,好像感不到痛一般,牢牢地抱住怀里乖顺的大猫,从后门走进屋里。
似乎连他自己也没发现,眼里一开始的迷惑与犹豫已经变为了满满的柔情。他只觉得,将这只狮子抱在自己怀里,就好像抱到了一切。

评论(6)
热度(33)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