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又快捷又舒适(忘羡)6

入了夜,火车一片昏暗,只有卧铺车厢里,床头灯在幽幽散发着蓝色的淡光,一闪一闪。早晨大多睡得过多,到了夜间人们反而失了睡意,但还是静静地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地等待着白昼的到来。
魏无羡躺在晃来晃去的床上,整个隔间就他一个人。虽然看上去人流量很大,但其中也很少有人会需要一张卧铺票。魏无羡白日里睡得充足,现下嘴里叼着车票一甩一甩,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咚咚咚”,魏无羡闻声向厢门望去,叩门声三下大小相同长短相等,魏无羡眨眨眼,一骨碌爬了起来,向门口走去。刚两步,又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住了脚,坏笑着将嘴里的车票揉一揉塞进了内裤里,扭了扭调好裤带,这才走过去问到:“谁呀?这么晚啦。”
“乘务员,来查票的。”一个沉稳而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魏无羡笑笑,走过去开了门。
拉开门,蓝湛就站在门外。他还是穿着白日里的一身制服,手里拿着手电筒和一个本子。白日里没仔细看倒还不觉得,现在魏无羡站在他两步之遥的距离,认真地打量他。只觉得蓝湛穿上这一身制服,比起学生时代的清冷,更显了一分韵味,整齐的制服下包裹着的躯体显得结实而禁欲。魏无羡暗自舔唇,眼里多了一丝戏虐与渴望。让开身,让他进来。
蓝湛并没有动,他的眼神在黑夜中更加地看不清。他语调微妙而平缓地对魏无羡说:“请出示车票。”
魏无羡的步子停了下来,转过身来边揉眼睛边说道:“我说列车员先生,我好不容易睡着,你来查票把我给吵醒了不说,你居然还让我在这种条件下去找车票,你知道这有多么不容易吗?”他语气中无不透着浓浓的委屈意味。
蓝湛闻言看向他,也不对他的胡搅蛮缠有丝毫不耐,平静地问他;“那你想怎么样?”
“不怎样。”魏无羡向他摊开手,以一种拥抱的姿态正对着蓝湛。身上的衣服此时很好地舒展开,上半身的线条在蓝湛愈发炙热的眼光里显现出来,而下体的鼓胀更是一下子敲上了蓝湛脑内一根名为自制的弦。
他笑嘻嘻着说:“你不是有手电筒吗?”
“不如,你来替我找找?”

评论(6)
热度(32)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