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楼诚】醒梦

真好……
有人可以叫醒我吗?

波妞Ponyo_w:

全文链接:


袖底链接


AO3备份


核桃文库


不老歌




明楼被细微的哭声惊醒,睁开双眼的瞬间,那哭声却迅速低下去,消失掉。


但他确定没有听错。 


哭泣的声音是属于孩子的,但哭声的悲戚却不该属于孩子。 


明楼决定开灯看看,四周太漆黑了,无论怎么适应都见不到光。 


床头灯也拧不亮,位置也不对,离墙远了些。 


无法,明楼下床俯身看灯。 


这下看分明了,电源线没有插。 


他不知道这灯是怎么了,昨夜睡之前明明还好好的,有谁会来动他的灯? 


 


明楼半跪在地毯上,双手摸索着找电源线,还是看不清楚。 


指尖触到一片轻软的时候,明楼吓了一跳。 


抓起来细看,是一截断掉的鸡毛掸子。 


太诡异了,明楼却没停,把鸡毛掸子放在枕边,继续找。 


又摸到了一粒小小的、硬硬的东西。 


拿到眼前一看,是一块还没拆开包装纸、化得不成形后又凝固了的牛轧糖。 


明楼把糖也放在枕边,还是找,什么也没找到。 


这么老半天了,屋子里还是漆黑一片,窗子那边都没有一丝亮。 


他还是垂头半跪着,不知道眼下该怎么办。 


 


忽然,明楼感觉睡衣后襟被扯住了。 


力气不大,他怀疑就是那个哭泣的孩子。 


身后本该是空的,不可能是被东西勾住。 


谁? 


明楼问。 


没有回答。 


他伸手去拽睡衣下摆,拽得动,但还是感觉后襟被扯着。 


明楼的手又向身后探,却无论如何都探不到被扯着的后襟。 


这就怪了。 


失去知觉之前,这是明楼最后一个念头。 


 


被衾又柔软又暖和,抵挡了深秋空气中的凉意。 


晨光熹微,有一些光从窗子那边透过来。 


真安静,明楼仿佛能听到外面落霜的声音。 


惺忪睡眼微睁,他第一反应是去看床头灯,好好的,还能亮。 


枕边也没有鸡毛掸子和牛轧糖。 


原来是做梦。 


这个梦境的画面是清晰的黑暗,却模模糊糊说不出哪里不对。 


明楼记得牢固,尤其是孩子哭的声音。 


让孩子哭,总归不是好事,所以这算一个噩梦吧。 


 


明楼开始反复做这个梦。 


梦的开始总是孩子的哭声,明楼知道那是同一个孩子。 


梦中他还是在一片漆黑中下床摸索,找出些东西放在枕边。 


有开了叉的硬竹篾子,满是木刺的柴火,和冰凉凉的抹布。 


有明家前年年货里就有的点心碎末,边角磨损严重的婴儿照片,和手工制的木马玩具。 


甚至还有化了一半的冰块,磨破了底的布鞋,和几片瓷碗碎片。 


梦里还被割破了手,虽然暗得看不见,他却知道自己流了血。 


明楼没觉得这些东西不干净,不嫌弃地统统放在枕边的丝质被单上。 


 


通常在摸完东西之后,睡衣后襟就会被扯住。 


明楼越来越肯定,就是那个孩子。 


他试过去抓扯他睡衣的小手,突然按住他身后孩子的双脚,或者反手抱那身躯,从来都是一片空。 


他又试着转身去看,一动不动地静静去听,或者对着暗色的空气讲话。 


除了一片漆黑他什么都没看到过,那孩子的哭声也总戛然而止,他说的话从来都没有任何回应。 


梦没头没尾,就这样常常造访,每一次都不同,每一次都相同。 


明楼无法找到哭泣的孩子。 


 


上海一天冷似一天。 


明楼还是做梦,他没和姐姐说,没对任何人提起。 


这一夜,明楼摸到了饼干渣,是那种劣质的饼干,碎成不规则的形状,有点黏有点湿。 


明楼把渣滓碎屑都放到枕边,再摸,是纸。 


不是小册子,更不是书,就是一张纸,叠成了一个小方块,纸质精细光滑,比他从前摸出的东西都要好。 


展开来,竟然是地图,就是自己放在书房抽屉里却莫名其妙丢了的那一张。 


睡衣后襟准时被扯住,明楼不疾不徐地转身,眼前依旧什么都没有。 


有什么东西飘落在他怀里,明楼低头看,一件孩子穿的破旧棉布衣服软软躺在臂弯里。 


明楼又在梦里失去知觉。 


 


两天后月初一,明楼在学校附近抱了个孩子回家。 


梦彻底醒了。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
热度(130)
  1. 兔叽兔叽波妞Ponyo_w 转载了此文字
    真好……有人可以叫醒我吗?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