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初体验3

 “呼……”  

   魏无羡睁开眼,有些困扰地揉揉眼睛,撑着眼皮子朝前望去。

  乍一抬头,不是自家的天花板;低头,不是自家里的被子;伸手,也不是家里的睡衣……

  他还是懵的,好半天才转过弯来,想起自己是干嘛来了。

  “你醒了,”像是刚好一般,一个男人走来,适时地递来一杯水,“睡得好吗?”

  魏无羡呆了一呆,接过水道了个谢,大脑CPU还是运转很慢。等一杯半温的水全灌了下去,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这人,莫不是就那什么,吧……

  会员?

  他想着,还有些迷糊地嘿嘿直笑。

  男人也就看着他,眼神温柔。

  一杯水下去,魏无羡这才有些清醒,好容易缓过了些神来,盘起腿,笑嘻嘻地把杯子顺手递了过去:“哎,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我起来?”

  态度之自然,宛如旧友。

  那男人的脸色看来也十分柔和,原本有些冷清的样子也跟着亲近了不少,他伸手接过杯子:“无事,还早。”

  魏无羡闻言,凑过去看了眼钟:12:03。

  “噗,”他笑了笑,“你就这么等着,不睡了?我要是半路上不行怎么办?你就这样子一直守着?”

  他眉眼笑得弯弯的,看得男人也跟着弯了弯嘴角,回来坐在他身边。

  魏无羡下意识收了收脚,又低头看了看,瞬间悟了。

  果真……不是人家不想睡,自己整个人像是个“大”字一样占了大半个床,怕是那人想睡也没地方。只是倒也奇怪,自己在家里都不见得睡得这么舒心,难不成是……风水的问题?

  他摇摇头,笑着冲人道声歉:“抱歉啊……我睡相太差了。”

  那男人愣了愣,皱起眉又说道:“无事。”

  顿了顿,他又接道:“……不必在意。”

  那脸上先还有的一点温和全被冲了个干净,又变回冷冰冰的,像块石头。

  “嗯,无事。”魏无羡像是没注意到男人一瞬间坏下去的心情一样,还是笑嘻嘻的样子,身体却挣开了被子,翻身下了床,朝卫生间走去。

  男人淡定地坐在原地等他。屋里一阵冲水声,又安静了片刻,魏无羡这才慢吞吞地掩住门走出来。他头发上和脸颊都沾了不少水珠,正扯着自己的袖子擦着。

  “哎,你叫什么?”他也跟着上了床,有些轻佻地笑开,“总该有个称呼吧。”

  男人点点头,思索片刻才说道:“蓝湛。”

  那两个字一出,魏无羡是不会承认自己内心有那么一瞬是想杀人的。

  但只不过一瞬,他眨眨眼,敛去脸上转瞬即逝的扭曲表情,心里慢慢生出些了然。

  大概是金光瑶那家伙做的好事……他故作轻松地想,做这档子事,他还考虑这些个东西,当真是有意思……

  礼尚往来,他笑道:“哦,蓝湛你好,我叫魏婴。”

  蓝湛点点头:“魏婴。”

  魏无羡盯着他一张古井无波般的脸仔细端详了半秒,硬是没瞧见什么别样的情绪,也就慢慢把心放进了肚子里,便也跟着点点头。

  房间里一时有些安静,魏无羡安静坐了会,回想起来只觉二人的所作所为都好笑得不行,离他来这儿的本质原因差了十万八千里,当即弯弯嘴角,笑着靠过去:“哎,我说蓝湛,你知道我跟你来这儿做什么嘛?”

  他笑得贱兮兮,活像个调戏女子的登徒子,可那被调戏的一脸平静,怎么也看不出被调戏的羞愤来,反倒是衬得这登徒子青嫩了不少。

  魏无羡等人回答,一不小心却被人美色所惑,掉进去出不来了,方觉得有些羞耻,咳嗽了一声,回想起来才觉得自己刚刚的问话更是尴尬得不行。

  这……蓝湛!一看比自己起码大上个一轮,又不是高中生,来都来了会不知道?

  魏无羡暗自讪笑,只觉哪怕是在心里头对着另一个人喊他的名字,就已然别扭得不行。

  这二人是有些像了。他挑着一边的眼皮看他,蓝忘机眉清目秀,轮廓清晰漂亮,一看就是个未来的美人胚子:而眼前这人模样成熟,浑身透着股冷清气息,估计是不会受自己随随便便一点蛊惑了,如此想来,他竟是难得的升起了一丝逗弄之心。

  金光瑶还真会挑人……

  他难得对这个恶友产生了一点点感谢之意。

  蓝湛似乎有些无言,低下头避开魏无羡挑弄的眼神,轻声答道:“嗯。”

   他凑得近了些,伸手摸摸魏无羡的头发,又按住他的后脑,一瞬间两人气息相交。魏无羡整个人呆住了,方才充斥大脑的各样想法悉数清除,任凭这人充满情色意味地舔了舔他的嘴唇,舌尖在他唇珠那儿舔了片刻,慢慢滑了进去。

  他睁大了眼,嘴里被一根热乎乎的东西搅来搅去,有些含不住吞不下的唾液顺着嘴角滑落在衣服上,他一点也没反应过来,直到脑袋开始有些缺氧,这才唤醒了点难得的羞耻心,动了动舌头,轻咬了对方一口。

  蓝湛停了半秒,松开嘴放他呼吸。魏无羡一张嘴被顺得红肿艳丽,顶上的灯光照得晶莹透亮一片,他得了空连忙急急地喘了几下,眼睛里不自觉地被逼出几滴泪水来。魏无羡迷迷瞪瞪地擦了擦眼睛,脑袋里还不是很清醒,茫然地低下头,看着白色的床单,不知该说些什么。

  “很熟练嘛……”愣了半晌,他才呆呆张嘴,“你还真的很有经验……”

  蓝湛没回答他。他一手搂住魏无羡,大拇指顺着他嘴角的一片水渍滑了下去,细白的皮肤上被他压出了一道红痕。他绕过魏无羡的脖子,学着他的动作在他下巴处轻轻搔了几下。

  “乖,”蓝湛凑过去轻轻吻了下他的嘴角,“不怕。”

  魏无羡张张口,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蓝湛伸出舌头顺着他嘴角一路舔了下去,在脖子处停着,轻轻咬了一口。

  咬得不重,却硬是把魏无羡所有调笑的话语给堵在喉咙里了。他只觉得一股热流从被咬的地方直冲上头顶,炸得他眼前一片昏花,迷迷蒙蒙。

  男人抱紧了他,在他脖子那儿又是舔又是咬。魏无羡恍惚觉得自己是被最为害怕的东西咬住了一般,喉咙里发出了些压抑的呜咽,恍惚觉得自己身上各处都燃起了一丛丛的小火堆,连血液都被烧得咕咚咕咚直冒泡。抖了两下,他伸出手死死抓住了男人的头发。

  “你……啊!”他有些难耐,“这是什么呀……”

  魏无羡有些难过,伸出手推了推。可男人并不打算理他,等吃够了他的脖子,在他腰间一扯,白色的浴袍便给人扒了一半。

  他身上还是烫的,被情欲烧得粉红,突然一下子接触到空气,饶是屋内温度不低,他也被吓得一缩,晃了晃,终于坐不住了般,仰面倒了下去。

  他像是只刚刚接触世界的小兔子,浑身又软又白,亲上去像是会冒水。他承受不住似的蜷起身体,又被蓝湛抱着揉开。

  他似乎是爱惨了这人身上的那些个皮肉,说不上软糯,还有些青涩,少年人转向青年的身体被人一寸寸的抚摸,舔吻,啃咬,四处都留下些暧昧的红痕。

  “唔……”魏无羡只觉什么都不对劲,却又什么都顺理成章。刚刚有些回凉的皮肤又被变得滚烫,每一口下去都让他有一种即将被咬穿的恐慌。

  恐慌。他想,魏无羡下意识更加紧地抓住了对方的头发,那人却似乎不知痛感,已然舔到他的腰际,正游移在那里,忽的却停了下来。

  蓝湛直起身,眼神复杂。

  那儿有一朵九瓣紫莲。


评论(10)
热度(57)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