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初体验2

有一点点曦瑶

总共开了快两个小时的车。魏无羡捏着发烫的手机,打了个哈欠。

  窗外的景色不停地变化,路灯从明亮变到黯淡,现在又渐渐亮起来,颇有些诡异的灯光照得这条路越发的深幽。

  魏无羡从车窗望去,外头一片漆黑,他只能透过自己的脸,模糊的看到一点外面的光。

  “要不是知道,恐怕是个人都觉得自己是被卖了吧……”他嘟哝着。

  前头开车的金光瑶却没有反应,自顾地开着车,魏无羡无趣,又打开手机,刚一打开,上头的光闪了闪,一个20%的提示冒了出来。

  ……

  他索性关上,闭目养神。

  慢慢的,车子驶进了一间小屋里。金光瑶停了下来,熄火下车,魏无羡跟着向前一栽,迷迷糊糊地愣了半晌,后知后觉地才跟着下车。

  他二人一前一后地在一条小路上走了一段,里头没见得什么光亮,只有几盏灯光暧昧的小灯在微微闪着光。魏无羡颇有些好奇似的,忽的一阵香风伴着一股冷气传来,魏无羡打了个寒颤,眼前蓦地出现了一片光亮。

  那里头金碧辉煌,装饰十分典雅,倒与他曾见过的那些个高级会所相差无几。只一点十分奇怪,里头空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见,甚至连个使唤的服务生也没有,偌大的房间里却隐约听得见一点声响。

  有点奇怪,魏无羡渐渐停下脚步,看着一路上没说过一句话的金光瑶,张了张嘴,却没问出一句话。

  像是注意到了他的动作,金光瑶也跟着停下,微微转过头看向他:“喏,这就是你要的地方了,‘中介’”他笑了笑,“私密性高,也不用担心会出什么问题,里头的‘会员’,到也还不错……”

  他没再说,领着魏无羡继续朝前走去,二人在一台机器前停了下来。金光瑶冲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一起看。

  液晶屏上页面干干净净,只见金光瑶轻车熟路地摸出一张卡来,在底下一碰,上头的页面便闪烁着变化起来。魏无羡探过去看了眼,有些奇怪地问他:“阿瑶……这么熟练?”

  金光瑶僵了下,轻声回道:“你以为……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个混蛋爹的那些个肮脏事儿……”

  “好了,”他停下手里的动作,给魏无羡让出位子。魏无羡闭了嘴,凑上去看:“没照片?”他颇有些迷茫地伸手指了指。

  “似乎……和一般的那些地方不太一样?”

  “是了……”金光瑶横他一眼,“你是要来找什么‘初体验’的,自然不会带你去那些地方,要不直接带你去个酒吧就完了,何苦我开这么久的车?”

  “这里的‘会员’也都是有正经身份的,说起来,和拿着这卡的没什么大区别,”他暗吸口气,有些嘲讽地笑了笑,“都是些‘高级人士’,找乐子来的,又不是真来卖,所以才叫做‘中介’嘛……”

  他点了点,扭头跟魏无羡道:“行了,报几个关键词看看?”

  “关键词?”魏无羡咂舌,“你们这儿还真先进……”

  他沉默了会儿,干净利落地回答了他:“嗯……要好看的,这是大前提,白一点儿最好,话别太多,我深刻觉得我自己话挺多的,最重要的……”魏无羡顿了顿,“技术要好。”

  金光瑶轻笑一声,依言敲了上去,片刻沉默过后,又转头问道:“那……性别呢?”

  “男,”魏无羡不假思索,“年龄最好大一点。”

 

  魏无羡穿着浴袍走出来,身上还隐约带着温暖的水汽,露在外面的皮肉泛着粉,散发着奇异的馨香。

  刚输进去没多久,金光瑶便收到了一条信息,想必是房间号什么的,他便又是带着魏无羡七转八绕地顺着条小路拐进了另一座大楼——还真叫人惊奇,魏无羡跟着他身后小声感叹着,一同走进了一栋仿佛高级酒店的建筑物里。

  金光瑶将他送到了门口,似是有点什么急事,将号码告诉了魏无羡,叮嘱了几句,转头便匆匆离去。

  魏无羡被他一个人丢在门口,那大厅里照样是一个人也没有。他一个人傻愣愣地在那儿呆了半晌,吹了好半天冷风,直到打了个喷嚏才反应过来,慢慢找着电梯走到了房间。

  看样子就不是一般地方,刚一进门魏无羡便忍不住感叹道。外头看着并不怎么起眼,房间里的装潢却别有洞天,脚下的地毯,四周的壁纸,油画,沙发与床,可以说比之他过去住过的那些五星级高级酒店套房来说毫不逊色。

  还真有钱,他踢开鞋子,赤脚踩了进去,这一定是个蛮懂得享受的家伙,额,暴发户?

  他又想到自己的标准,哦,说不定是个老男人。

  魏无羡抬头,正好看见了桌边的一瓶红玫瑰。

  错了,大概是个闷骚的多金老男人。

  他笑笑,又钻进浴室里看看,左右闲着无事,魏无羡摆动着浴袍,准备先洗个澡。

  晚上还有活动,他现在不好好补个觉,明天还有课啊。

  这地方的设备还不错,魏无羡伸着懒腰,浴袍随意松垮地系在腰间。虽说是少年人的身体,到底还是容易疲累,这下被热水一泡,浑身轻松下来,刚一倒进松软的被窝里,还没蹭上几下感叹一下,便已经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魏无羡不知道,他睡着后没多久,房间门便被轻轻拉开了。一个男人一手握着手机走了进来,他似乎是一瞬间便注意到了魏无羡在睡觉,小心地放轻了本就不怎么重的脚步,慢慢来到他床前。

  门被带上的时候发出了一声轻响,本不算大的声音在这样寂静的空间里被放大,男人有些懊悔的样子,紧紧盯住了正陷在好梦里的魏无羡,像是怕惊扰了他的美梦。

  魏无羡困得厉害,什么也没反应过来,只是翻了个身,挨挨蹭蹭地在被窝里翻了个身,缩成一团继续睡了。

  男人看着他,几乎透明的眼眸里渗透出一片柔软,伸出手给他掖了掖被子,这才拿起手机,屏幕亮了亮,一条信息传来。

  “人送到了,祝成功,不谢。另:友情提示,润滑剂和套子在厕所的盒子里,注意身体的防护措施。”

  男人看着短信,无声地轻笑两声。没多久,又一条信息发来,还是同样的来件人,这会到只有几个字。

  “别告诉你哥。”

  来件人:大嫂。


评论(9)
热度(64)
  1. 酽谌卿兔叽兔叽 转载了此文字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