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假孕(下)a

蓝湛觉得魏无羡这两日有些奇怪。

从他们的某一次欢好开始——那次结束后魏婴一反常态地没再缠着他继续,反倒是自己一人裹着被子蜷缩在床边,惹得他皱着眉将他抱回来,却又撒娇耍赖着不肯去沐浴。

若只是累了也好——那日回来,魏婴的情况到底还叫他心里担忧,这下他安分起来,自己也好慢慢给他探查着是否有哪里不适;可事实偏偏并非如此。

自那日起,魏婴仿佛就是陷入了冬眠的动物一般,整日整夜地睡,他若白日里将人摆好了放在被窝里睡着,旁边小桌上也放好了他爱吃的菜,待到他讲学完回来,或是中途进来,整个静室里竟是一动未动,那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酣睡着——他虽贪睡,却也从未有过如此行径,更遑论是在他进来时毫无知觉,竟像是被人封了五感一般。

平日里爱着的辣菜与天子笑也厌弃起来,他不止一次见着魏婴皱着眉推开眼前的杯碟,跟着作呕了几分——反倒是爱上了那些个酸酸甜甜的物事,前几日从山下买来的杨梅竟是大合这人的口味。

而更可怕的是,某一回他忍不住上去喊醒了魏婴,瞧着那身在云深不知处里养好的白嫩皮肉,朦朦胧胧地从薄被里探了出来,接着又揉揉泛红的眼角,活色生香的景致引得人口里干燥得很,蓝湛伸过手去扶着了他,刚想说点什么,偏魏婴颇有些无措地看他一眼,轻声抱怨道:“干什么呀蓝二哥哥……”

“我可才刚睡不久……”他看来颇有些无奈,“昨儿折腾我成那样子,还不够吗……可叫人再睡睡吧……”

面前的人儿声音是十足十的撩人,偏偏蓝湛听了只觉后背发凉,本是修仙的身子,却跟个凡人似的微微颤抖起来……

他来叫人时,魏婴早已是睡了一整日了。

正是温暖的春日,蓝忘机心里头却跟掉进了冰窟窿似的冰凉。

 

从那一日的欢好开始,魏无羡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有点不大对。

整日里不吃不喝也就罢了——毕竟是修仙的身子,纵是这莫家的小少爷根骨子底儿再差也架不住夷陵老祖的神魂供养,再加上了蓝家这几十年间的调理,吃喝本就只算消遣——魏无羡也并非专好此道,只不过爱极了这天子笑的味儿罢了。

可近来竟是连这酒也变得难得入口。

魏无羡摸摸索索地从桌榻下的抽屉里拿出包杨梅来——还是前些时下山时缠着蓝忘机给自己买来的。

倒是馋起这个来了……魏无羡一面往嘴里塞着,一面两眼空濛地思索着。

自那日起,他便明显发觉了自己的性情有了许多不对之处——莫说再像往日一般肆意洒脱了,便是蓝湛离开自己一时半会儿的,心底便开始直冒酸水,有时一个人呆呆幽怨了许久,缓过神来又惊愕得直唾弃自己:怎变得跟个闺中怨妇似的了?偏又觉得太过理所应当,总觉得哪儿不对,好半天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魏无羡撑在静室的窗沿上思索了半日也得不出答案来,刚一抬眸便撞上了屋外成群的兔子上,正是兔子产仔的季节,眼见得满地乱跑的小崽子们,他只觉得头晕得很。

这不对,他仰头倒在深色的地板上,看着房梁上深深浅浅的痕迹,胃里陡然升起一阵翻卷的呕吐感。他扭过头干呕了几声,只觉得喉咙里酸痛得厉害,活像是火烧了似的。

魏无羡似有所悟一般,缓缓抬手,抚住了自个儿的小腹。较之自己冰冷的手掌心,这儿似乎更加温热……

仿佛有个小小的生命正在不断跳动着。

 

“……应当是魇住了,”藏书阁里,蓝曦臣手握着卷书看向自家弟弟,微叹口气。

纵是叫个不熟悉他的人来看,含光君此时的面目看来也奇怪得很,没了那堪称典范的雅正,眉头上郁结的焦急几乎要化成实质,更遑论自己这个一母同胞的哥哥看来,见他满目焦急地朝自己走来,第一反应竟是愣住了。

忘机从小便养成了个不叫人看破的习惯,小小稚子便学会一切自理,从不曾拿什么烦心事儿来找过自家长辈,省心的同时,也叫人有点儿遗憾。

不过,自那魏无羡出现在他生命里时,蓝曦臣便时不时能瞧见自家弟弟教那人神思不定,加之后来的问灵十三载,倒是教他看了个透彻。现下瞧着他又是一脸的焦虑,只愣神半晌便反应过来——

定是那不省心的弟媳又出些什么事来了。

“忘机,可是出什么事了?”

蓝忘机有些焦虑地朝他行礼:“兄长……你可是知道,献舍的……一些后遗症罢?”

“什么?”蓝曦臣便也愣住了,“这……可是魏公子出了什么事?”

“是这样……”蓝忘机勉强压下声线,将魏无羡近几日的奇异举动皆讲与兄长听。

“长眠不醒……不饮不食……”

“可是神志有些不清?”蓝曦臣问道,“或是……有些反常罢?可有具体的时间?”

“是……”蓝忘机皱眉道,“已有几日光景……”顿了顿又言道:“近来似乎颇馋酸甜之物……”

“这……”蓝曦臣也跟着皱眉——活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般。他有些犹豫,心里却跟着有了个猜想——荒谬,但却十分相像。

“……忘机”他还是开了口,貌似严肃地看着蓝忘机,艰难地开口问道,“你们……最近……”

“可是聊过什么问题?”蓝曦臣隐晦地言说,瞧着蓝忘机还是一脸无解的焦急样子,暗叹口气,接着说到,“不……应当是魇住了……这样,我陪你去一趟看看……”

“倒是见过这样的情况,”蓝曦臣暗道,不过是兔子罢了,“放心好了忘机……魏公子无事。”

   瞧着蓝忘机略略放心的样子,蓝曦臣上前几步,拍拍弟弟的肩膀道:“走吧。”


评论(21)
热度(149)

© 兔叽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